约书亚的传导--灵魂家族

发布者:珍珠沙粒时间:2015-09-18 02:56阅读:

这两天正好有家人在问什么是灵魂家族,感谢明曲的讲解和分享,收集整理到主页供查阅:


一些有共同属性或共同体验目标的灵魂组合在一起,同时轮回,相互合作,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使每个灵魂能顺利完成自己的个人生前计划。
我们生活中关系密切的人,比如夫妻、父母、子女、同学、朋友、同事、上下级、甚至很多敌对关系的人,多数是我们灵魂家族的人扮演的。一般每一世相互之间的角色都不相同,有时甚至相互对换,比如夫妻对换、父子对换、地位对换等等。

一个灵魂家族的人并不一定是共同特质的灵魂,但是目的是相同的,大家在一起并不一定就很和谐,极有可能相互对立、相互排斥,甚至是刻骨铭心的”敌人”,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各自完成自己的体验。
灵魂伴侣就是为了体验两性的甜蜜以及各种感受,他们很多都是来自同一灵魂家族,但是也有很多不是一个家族的,主要与个人的业力和生前计划有关。
有一点需要说明,并不是每一个单体灵魂都有双生火焰,有大约半数的灵魂是以单性(阴性或者阳性)存在,并参与轮回的。这个结果来自灵魂自己的意愿,他们希望以单性来体验回归源头的全过程。


单子体的使命
源头创造出十二个宇宙,继而自祂本身的能量发送出无数的火光,为了经验祂的存在,每一个火光皆带有一个特殊的使命。
这些原始的火光称为神的单子体,它们拥有不可思议的光明与灿烂,一个美妙的爱的振动。这个计划是,当神的单子体完成了使命时,它们将会回归至整体神性中,很像孩子们返回家庭去分享智慧与经验,并为他们的家族增添丰富与价值。
然而,这些单子体为了实现他们的使命,有必要相继去经验与成长,故他们个别又放送出十二个灵魂,这些就是我们的灵魂或较高自我(简称高我)。继而灵魂决定去扩展与经验,每一个灵魂又送出十二个延伸体,使振动频率降低,让它们可以去体验稠密的物质实相。我们就是这些灵魂延伸体的其中之一。
这意味着,例如我们灵魂的某一个面相可能存在于土星上,另一个位于金星,几个在昴宿星团上。我们整体能量中的某部分,可能回到灵魂中休息,或停留在转世轮回之间,但我们全体能在超心灵层次上连结。

有些灵魂甚至决定派出特使进入宇宙的自由意志区,去经验稠密的物质世界,那意谓着将遗忘了它们的本源——一种真正令人惊恐与危险的任务,附带着失败受“惩罚”(其实没有惩罚这回事)与成功受重赏的承诺。这意指派送灵魂的延伸体与面相到地球上。许多延伸体来到这里,并在稠密厚重的物质实相中愈陷愈深。有些则投胎转世上千次,想要凭自己的能力脱离黑暗困境,反而变得深层地浸透在黑暗之中。

在这次的扩展中,更接近开悟的灵魂转世,来帮助大多数人的意识觉醒。某些灵魂与单子体,正发送出它们许多不同的性格本质到这里,故现在可能有我们的灵魂或单子体的其它面相,同时存在地球上。
有一段时期,没有人能在地球上遇见他们灵魂的其它面相。这种情况已经改变。在地球最后的三维轮回中,很多人遇到了自己的其他面相。

我们拥有十一个亲密连结的兄弟姊妹,散布在银河系的某些地方,同时连同你总共有144个灵魂的延伸出自于同一个单子体。坏消息是,因为我们具有心灵上的超级链接,其中某位或多位可能有拉扯与消耗我们的能量的情形发生。好消息是我们们可以彼此帮助与扶持。


灵魂群组需要合作
由单子体组成灵魂家族只是其中的一种形式,由多个单子体群组组成灵魂家族应该更为多见。
在三维轮回很多世的灵魂由于帷幕的关系,表面上断开了与源头的连接,有的沉沦的很深,虽然这次的启蒙运动已经进行了2000多年,但是目前90%以上,几十亿的人仍然没有觉醒。为了这次人类的整体扬升,我们的灵魂家族需要通力合作,不仅仅要使自己扬升,更要尽可能的帮助其他的灵魂觉醒。

看上去我们并不能确定谁是我们灵魂家族的人,不过只要留心,要辨别还是很容易的。
比如,家庭中与你关系非常密切的人,除了父母、兄弟姐妹之外,还可能是从小抚养你长大的外婆;长期帮助你的姨妈;从小一起玩耍的表兄弟等等,他们让我们体验了什么是亲情和无私的爱。
比如,伤害你感情很深的初恋女友;家暴的前夫;充当第三者插足的小三等。这些人带给我们很深的伤害,看起来是我们的“敌人”,实际上正是他们投入的演出,甚至是以增加自己的业力为代价,舍己利人,带给了我们深刻的体验。如果我们能够从这些关系中以正面的方式的走出来,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感谢,也使我们结束这样的体验,即使以后还需轮回,也不会再有类似的课题。
灵魂家族就是灵魂团结合作的方式之一。

与灵魂家族/灵魂伴侣重聚时的情感陷阱
与志同道合的人相遇会带来无限的喜悦。建于内在连接和灵魂互认基础上的关系是疗愈和灵感之源。这一相遇为将新意识传导到地球奠定了宽广的基础。尽管如此,在寻找与志同道合者的关系时也存在着一些危险,这是在愿望过于强烈或者将这种关系过于理想化、浪漫化时会出现的心理陷阱。


一、情感依赖
所有人心中都深藏着对安全感的渴望。我们思念被无条件的爱环绕的存在状态。第一次感到从所属的神圣整体中分离(灵魂的诞生)的疼痛会伴随我们很长时间。在每次轮回中都跟随我们的这一古老的痛,是我们在各种关系中情感独立性的基础。当这一开始独立、与家分离之痛不被我们认知接受时,它就会自行运作,体现为在各种关系中寻找绝对的爱的倾向。虽然宇宙出生之痛只能由我们自己疗愈,我们却相信在自己之外——一种爱,一个团体,一个神,会将我们治愈。这是对情感依赖陷阱的简单描述。当我们因为孤独和归属的愿望去寻找灵魂伴侣时,这一陷阱会立刻出现在你的面前。

一旦察觉到自己的这一动机,即使是很轻微的程度,也要警觉起来。要知道开始某一关系时所带的期望迟早会成为我们的阻碍,我们迟早会在各种关系中引入将你驱离他人的能量。它可以有不同的形式,比如你依赖于他人对你的肯定,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你感到被某一关系囚禁却不知究竟为何如此,也可能你开始变得嫉妒或有占有欲,你想去改变他人,而他/她抗拒你的要求。
无论如何,这一关系不再是你当初所希望的。获得安全感 —— 回到自己的家 ——的承诺,没有他人只有你自己才能实现。通往天堂的钥匙在自己手中。天堂就是对“我之所是”无条件的爱,当我们在自己心中打开天堂之门时,我们就把对自己的爱和慈悲带到各种关系中。
爱和慈悲是被我们带入某一关系的,而不是从他人那里期望得到的。通过带入爱和慈悲,我们为相互之间的关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关系中充满了喜悦和理解,我们不会在关系中失去自己而依赖他人的存在。这是成熟关系的模式,对于私人和工作关系都适用。


过去,灵性组织和团体常常是情感依赖的滋生地。个体受鼓励去将他们自己的需求、情感和觉知置于更高的整体利益之下,尤其在灵性圈子中看低个体情感曾经是很平常的事。许多光之工作者今天依然感到难于对自己的情感说YES,难于认真对待自己的情感。
这些在东西方都有深重影响的灵修体系力劝你在你之外、在人类之外寻找解脱。指导你思想、感受和行动的不是你那作为肉身指南针的直觉——它不是别的正是一个平衡的情感体——而是“更高的原则”。事实上,你被鼓励放弃自己的力量和独特性以遵从一个具有误导性的联合主张,一种基于压抑个体性的团体思想,而不是个体能量自由且充满喜悦的聚合。

与之相关联的还有一个现象,就是许多灵性体系中的精神领袖或导师,他们宣称自己的灵性权威,并因此合理化他们决定追随者生活方式的行为。并不是说所有的导师都是不好的,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曾因着与他人分享灵性觉知的真诚愿望起步,却忽视了情感依赖陷阱的力量。他们低估了追随者对他们完美化和神圣化的程度,落入灵性上傲慢至尊的错觉陷阱。他们开始相信自己的优越至尊,忽视他们“作为人”的一面,并因此更加证实他们尚未战胜情感依赖的陷阱,他们甚至变得依赖追随者的敬仰和肯定。

这常常在追随者心中留下创伤。即使他们已在某一时刻脱离了曾经从属的群组或团体,不许为自己思考和感受、必须为更高的利益牺牲自己等信条依然在他们心中留有痕迹。你可以在许多光之工作者身上看到这一心理遗传。你们常常感到很难完全发自自身、发自自己内心情感地对某些情况做出反应。对你来说,为你自己站出来以及认真对待自己的需求是一种禁忌。你们学会了和自己的情感体保持距离,依然感到很难接受内在的成长和觉知是与情感携手而行的事实。因为否认个人情感的重要性,你失去打开通往内心之门的钥匙。

打开通往内心之门的方法是:有意识地接受你的情感,聆听他们传给你的讯息,关照其中的痛苦和恐惧。这是一条独行之路,路上偶尔有老师、心理师或好友的帮助,但这是你个人的流动,你的选择,你的路。


想一想你是否因着归属感或因为觉得个人渺小无助而有参加某一群组的需求?为了某个导师、精神领袖,或者更世间化一些,为了伴侣或领导而放弃你的个体性永远无法使你获得基于心灵的关系。新时代的关系,无论是私人关系还是更广泛的合作关系,只能通过坚强独立的个体承载。只有当你对自己的情感痛苦负责时,才能追求成熟的关系。

一旦你发现自己对与灵魂家族——无论是生活伴侣还是其他关系——的相遇期望很高,就要自律自省,你将什么“你认为自己没有的”投射在他人身上?通常是经由这种相遇将自己从孤独中解脱出来的暗自希望。此类愿望不是好的引导。不要逃离现实,不要将浪漫的期待投射到你遇到或希望遇到的人。这种浪漫的投射使你远离真正的目标:爱此时此地“你所是的你”,在此时此地你生活中充满人性的、不完美的关系中体验丰盛和富足。


要知道我们一直是自己的各种关系中富足的源泉。我们在一段关系中的经历和体验取决于我们允许自己在此关系中付出和接受什么。一段关系本身永远不会使我们的人生缺乏爱,一旦试图通过某一关系来补充自己内心的缺乏,它反而会加强这种缺乏并使其显现。让我们与他人的关系反射你内心的丰盛,它们会实证并加强你的丰盛。


二、“我们对付其余的人”
有些灵性群体也经常扮演缓冲简单原始的物质实相的角色。我们在许多前世都加入某个团体或修道院之类的地方,因为只有那里才会为我们的敏感以及对灵性的兴趣提供空间。许多人也曾经参加过对抗现存宗教或政治体系的激进团体。在上述两种情况中,我们都是参加与社会保持距离并坚持自己生活方式的团体或群组。

我们早在某些前世就有的无从归属或被排挤在外的感觉,在这一生可能会唤起自己加入某一灵性团体或群组的错误动机。这是一种“我们对付其余的人”的陷阱。它本身就表达了你想脱离世界、独自或与一个群组一起远离社会、不再参与社会的愿望,这其中常常掩藏着无力和失望的情感。
这个时代应是灵性集成的时代:天地灵性的合一。灵性领域被某些团体或权威——宗教组织——独占的时代已经结束。基督意识在个体层面的诞生意味着基督能量自下而上地经由每一单独的个体展现,而不是通过某一组织或权威的中介。现在光之工作者对世人展现其内在灵性已成为可能,我们不再需要与世隔绝以体验表达深度的灵感。


这并不是反对我们加入某一个灵性团体或者组织,也不是说单打独斗比团结的力量更好,关键在于我们的出发点,是在向外寻求爱与力量,在是在向内寻求。
可能你依然认为这个社会原始且充满了物质欲望。但是,这个世界确实已经发生了变化,如果我们持开放态度的话,会看到这令人惊讶的转变。我们中的许多人在寻找机遇。你,细腻敏感且爱做梦的你,认为应该保护自己不受社会严酷性伤害的你,现在受到这个世界前所未有的欢迎。

这并不是说你要尽一切努力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而是,你要迎接自己,意识到你可以为社会做出有价值的贡献,现在已经没必要再脱离社会,使自己与社会隔绝。你现在可以走进社会,在“物质世界中”生活。或许你依然感到与众不同,继续保持与他人不同的生活方式,这没什么。现在你真的没必要继续与世隔离,脱离社会,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形成对社会的缓冲。
寻找志同道合者组成的团体以在社会中保护自己以及因为不满和无力感而远离社会,对自己都是无益的。现在不是隔绝而是参与的时代。这不只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在工作上以及各种关系上前所未有地融入这个世界,还意味着在为我们之内形成深层的连接,这一连接出现在灵性的我和情感的我之间、高低脉轮之间以及我们的知识和感受之间。


这才是参与的真正含义:让灵性和物质在我们之内聚合并喜悦地共舞。享受世间的快乐,迎接情感这个极具价值的信使,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我们得以充分成长绽放的空间,这就是参与。
当我们以此方式在这个世界生活,志同道合的人就自然而然地在某一时刻出现在我们的人生之路上(吸引力法则)。我们与他们的关系,不再是充满敌意世界中的避难所或安全的港湾,而是帮我们将灵魂能量更充分地在地球上展现的灵感的丰富源头。


三、无法放下与灵魂伴侣之间的关系
有时一个与我们志同道合的人——你将他/她看作灵魂伴侣——只会陪伴我们人生中短短的一段时间。这可能引起很多困惑。与志同道合的人相遇会勾起很多情感,它唤醒我们内心深处的某一方面,使我们很难接受相遇只是短暂的。这经常出现在亲密关系中,有时也会出现在与灵性导师、心理师、一群朋友或同事的关系中。这里讲的是与志同道合者之间积极正面却又不得不放下的关系。紧紧抓住这种关系不肯放手,就是第三个陷阱。
有时一个灵魂伴侣进入我们的人生只是为了将我们从无明中唤醒。我们自己并未意识到这一无明,直到另一个人以其自身的光和能量使我们睁开双眼。每个人都有印象深刻的与某人相遇的经验。使我们印象深刻的那些,其实也存在于我们之内,只是处于沉睡状态而已。因着我们在他人身上看到这些品质,并受到触动,我们的内在也开始苏醒:我们通过他人来唤醒自己。


举个例子:比如你遇到一个非常平静耐心的人,一个信任人生自然韵律、平静地走自己的路的人。有可能你在人生路上偶然遇到这个人并被他的耐心和平静深深吸引,这说明你内在的某一方面等待着被唤醒。
你感到被这个人吸引并找到机会与其继续保持联系,你被这个人迷住,与他/她一拍即合。他/她也喜欢你的陪伴,并从中获得灵感。你感到日益增长的情感并渐渐产生了某种程度的爱情。
事实上,产生爱情意味着你通过他人以一个全新的方式感知自己。也就是说,你通过一个全新、洁净且开放的窗口看自己。你为看到的景色欣喜!


其实与灵魂伴侣相遇总会产生某种程度的爱情,因为它帮助你以更加充满爱的方式看待自己。在亲密关系中,爱情中明显含有性的成分。但是,爱情也会出现在师生关系、亲子关系以及所有会擦出火花的关系。这里说的不是性欲,而是我们在他人身上体验到的全新的开放和喜悦。
尽管你们之间有着能量上高度的一致,你们相遇的短暂也是有益的,你应该渐渐放下对方。有时因着世间的阻碍你们无法再次相遇,他/她已结婚,承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你搬到了另一个城市;你们因工作相遇,其中一方被解雇等等。也有可能你们之间在某一时刻在情感上疏远,因为其中一方不想再保持联系。
这看起来好像残酷的命运游戏,却常常有着灵性上的原因。极有可能这只是你们人生之路的交叉,以唤醒彼此,从而你们可以分别走上更爱自己、更有自我意识的路。这并不一定非是悲剧。从世间的角度看或许常常如此,因为你不肯放下对方。

如何才能知道一段关系是否只是短暂的?又如何知道是否到了分开的时间?答案很简单:你会感觉得到。


如果到了分开的时刻,你的内心常常早就知道了。当你们相互赋予的灵感以及相遇相伴的意义减小时,你能感觉得到,只是常常因为某些深层的情感原因,你不肯承认这一点。这一关系赋予你安全感,你不想失去它。
事实上这是情感依赖的陷阱。因为你害怕独自一人而不肯放开对方,或者你认为对方离开你无法生活,你需要留下来帮助他,你不想离弃他/她。这也是一种情感依赖,是对方的情感依赖。
从灵性角度讲,对方正需要你放开他,这样他可以完全为自己负责。然而,从世间的观点看,你们不想让对方痛苦,从而犹豫着不肯结束这一事实上早已不再有任何积极意义的关系。


因为情感上的困惑,我们有时使用“志同道合的灵魂伴侣”等概念来合理化自己不肯放下某一关系的行为。你说你们本该相互厮守,因为你们是灵魂伴侣。即使当初的友谊和喜悦已经变成了互相责备和误解,你依然认为分手是“不负业力责任”,因为你们作为灵魂伴侣应该一起来解决问题。
这是一个沉痛的误解。当一段关系陷入情感闹剧时,我们首先应该为自己的情感负责,放手这一关系。其实,那时已经毫无“亲密关系”可言,而是两个人因给对方的空间过少而加强双方情感上困惑。直到双方敢于放下,并分别面对其自身的情感痛苦时,问题才能解决。
即使你们之间有业力——前世未解决的情感问题,你也一直可以通过对自己负责而不是对他人负责来消除无可否认地,那些早在某些前世便已相识的灵魂相遇,会唤起深层的认知,但它与这一生中你们之间关系的目的无关。你们这一生可能是短暂的相遇、长久的伙伴亦或充满了冲突,这些可能性也存在于那些与你灵魂从未相遇过的人身上。
不要用“业力”或“灵魂伴侣”等词汇来合理化我们明知不好却不肯放下某一关系的行为,比如:“我们经常争吵,可是我不会离开他,因为他是我的孪生灵魂,我们要一起把问题解决。”或“我的情感告诉我,我已经受够了,想结束这段关系。可是我怕我们之间的业力没有消除,来生又得重新来过。”


上述这些不恰当的灵性理由事实上指明了我们对于放下并信任自己的感觉的恐惧。为了察知自己真正的感觉,察看现在,察看你们之间的能量互动,根据你此时此刻的感觉来做判断。
不要过于推测“我们相遇的业力缘由”,那样会使我们用头脑思考相互之间“本来应该如何或本来可以如何”。察看现在,信任你的感觉,做出决定。放他离开会有痛苦,但不会比你现在的痛苦更多。

在一段亲密关系中否认自己,竭尽精力委曲求全以维持感情,这些都比独自品味孤独更加痛苦。当我们以诚实和开放的态度面对孤独时,就会从沉重的负担中解脱,从通过与他人建立依赖性的关系来对抗孤独的负担中解脱。
我们不再将自身的痛苦归为他人的义务或责任,因此打开了通往与此不同的新关系的门。那时再出现在我们人生之路上的亲密关系,无论在世间意义上是短暂还是长久,将因着我们在内心释放的臣服和放下的能量而茂盛成长。


Copyright © 2012 | 觉醒家园 苏ICP备11090082号-1
觉醒家园 | 2012觉醒 如有问题请联系awaker_蜗牛: awaker@yeah.net